我是外表软,内心硬的木须
不善言辞
表面风光
伤感的东西留在内心
丢人的事情我做不来
不喜欢待在同龄女孩子之间
疯狂爱欧美。
梦想很简单,好好学理科。要当整容医生、大学毕业后去外国进修。40岁以后会在美国某个城市里定居。
我并不追求爱情,爱情带来的是束缚和痛苦。自己一个人也同样很快乐。

大概是数年前你爱听生如夏花,

不爱民谣的我从那以后也听朴树。

作曲 : 朴树
作词 : 朴树

黑夜里的站台

末班车离开

那也许是

本可以拯救我的一班
背叛务必坚决
告别也需要体面
我没什么可以解释的
这是我的命运吧
我猜有个混账
在我心里面躲藏
能安慰他
只有陌生还有放荡
他时刻需要对岸
无论是在哪一边
那就这样吧 我们再见了
请转身泪如雨下
当今天夕阳西下
断肠人柳巷拾烟花
我已四分五裂
从此没有了家
孤魂野鬼天涯
永远也不能到达的船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街拐角的酒店
走廊尽头的房间
冰冷的床单上
有陌生人的气味
在欲望的后面
已是无边的空虚悲哀
Oh...

© 木须ROAR. | Powered by LOFTER